• <code id="bfmtv"><small id="bfmtv"></small></code>
  • <tr id="bfmtv"><sup id="bfmtv"><acronym id="bfmtv"></acronym></sup></tr><th id="bfmtv"><option id="bfmtv"></option></th>
  • <code id="bfmtv"><nobr id="bfmtv"></nobr></code>
  • <thead id="bfmtv"><address id="bfmtv"></address></thead>

    <center id="bfmtv"><em id="bfmtv"></em></center>
    <th id="bfmtv"><option id="bfmtv"></option></th>
      <th id="bfmtv"><sup id="bfmtv"></sup></th>

      用理性追求合理性

      新時期下,“理性”成為規劃行業的關鍵詞之一。在以“持續發展、理性規劃”為主題的2017年中國城市規劃年會上,同濟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教授孫施文說:“在新的時代、新的任務、新的目標面前,城市規劃肯定不能走老路,各方面都需要創新,這一切都需要堅持科學理性的方法,需要規劃工作者認清城市發展的規律,使規劃在城市轉型發展過程中發揮更好的作用!

      非理性規劃的產生

      “在城市規劃形成中,每個主體都遵循著從自身角度出發的理性,但從總體的層面上觀察可能就會缺乏理性!睂O施文提出,如何界定規劃的理性、非理性,是首先需要探討的問題。

      同濟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教授彭震偉通過對規律本質的思考,提出要理性認識規劃作用!耙巹潓W科包羅萬象,涉及知識浩如煙海,各類學科交叉,理論外延,但最終都必須回歸到規劃學科本身。學科有不同規律,只有落實到規律本身、落實到要素配置、落實到空間層面,才是最根本的,這同時涉及到對規劃事權的合理使用。對規劃作用的任何錯誤理解或是夸大,都會使規劃結果缺乏理性!

      哈爾濱工業大學建筑學院副院長冷紅認為,規劃非理性現象主要源自于4個方面:第一,規劃過程過急過快,導致對規律或問題尚未形成認真清晰的認識;第二,執行的過程中受到各種各樣的干擾,影響了規劃師的理性思維方式;第三,規劃師自身素質不同導致對問題的認識不一;第四,大量的問題不能完全把握。她說:“理性是具有歷史屬性的,許多過去認為理性的規劃以現在眼光審視則是非理性的!

      “有道無理,所以會產生大量非理性規劃!睎|南大學建筑學院教授楊俊宴提出了理性規劃的“三重門檻”——第一是全信息的決策基礎;第二是規劃設計的價值判斷;第三是通過決策判斷以后形成規劃編制和實施理念,構建良好的理性平臺。他認為:“非理性規劃產生的原因主要包括信息不全,以小見大,以偏概全;邏輯不清,沒有說服力,決策在實施過程中變形!

      擁抱規劃的不確定性

      華南理工大學建筑學院教授袁奇峰指出,規劃總是想遵循城鄉發展的規律,按照所謂的現代化和所期望的結果,把“規律”應用在城市、人和空間、建筑上,卻經歷過種種失敗!靶畔⒉粚ΨQ是導致失敗的主要原因!彼J為,規劃體系在無數次實踐中摸索,在不確定中選擇,才發展至今天的局面!俺鞘泻鸵巹澏际侨藶槭挛,這就要求規劃參與者樹立良好規劃價值觀,把科學能解決的問題交給科學,科學解決不了的交給民主。在規劃過程中去偽存真,遵循規律,但要擁抱不確定性!

      其實,規劃中的理性與非理性要素互有關聯,很難也不必劃清界限。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副總規劃師、上海分院院長鄭德高認為,規劃產生的原因在于世界存在非理性特性,需要規劃工作者采用規劃,使其變得理性。同時,規劃理性隨著時代發展,也在不斷轉變。要對未來的社會及空間形態進行合理預測,甚至從某種程度上非理性思維要多一點,才能夠解決理性問題!耙苍S,理性規劃往后發展應該融入更多的非理性因素!

      理性規劃不是理性主義

      “理性規劃”不同于西方的“理性主義”,而是強調“合理性的規劃”。孫施文解釋說,規劃中的理性和感性需要結合城市規劃中出現的具體問題來具體分析,并立足于公眾理論。規劃內容應是符合實際的、綜合的,更是符合邏輯的,既要堅持邏輯本身的合理性,同時也要遵守一些常識性的準則、程序、方法。規劃工作者必須要順應新形勢發展的需要,努力提高規劃的合理性,用更加理性的精神、更加科學的思維,更好地發揮規劃在城鄉建設和發展中的作用。

      “新時代除了理性的規劃,也需要感性的規劃,因為城市是有生命力的集體,有自己發生、發展的客觀規律,理性并不能完全解釋!敝貞c大學教授趙萬民對理性規劃提出了不同見解。

      清華大學建筑學院、人居環境信息實驗室主任黨安榮認為,規劃理性具有時代性、動態性以及可度量性,F階段,規劃的理性在于新技術與新數據的應用,繼而輔助理解并揭示城市規律,以提高城鄉規劃的理性程度。

      如何實現整體層面的理性是當前城市規劃需要解決的問題。對此,江蘇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原巡視員張泉提出,要實現城市規劃整體層面的理性,首先要考慮如何確定社會科學和工程科學在規劃中的比重;其次要考慮如何確定公眾參與與科學道理對規劃結果的決定程度;最后要明確,城市規劃學科和城市規劃科學不同于城市規劃工作,需要對其進行準確定義。

      [返回]
    1. <code id="bfmtv"><small id="bfmtv"></small></code>
    2. <tr id="bfmtv"><sup id="bfmtv"><acronym id="bfmtv"></acronym></sup></tr><th id="bfmtv"><option id="bfmtv"></option></th>
    3. <code id="bfmtv"><nobr id="bfmtv"></nobr></code>
    4. <thead id="bfmtv"><address id="bfmtv"></address></thead>

      <center id="bfmtv"><em id="bfmtv"></em></center>
      <th id="bfmtv"><option id="bfmtv"></option></th>
        <th id="bfmtv"><sup id="bfmtv"></sup></th>